人真正可悲的不是没有金钱,没有能力,或者没有权利

因为这些到最后都还有死路一条

人真正可悲的是没有童年,没有青春

这甚至连死亡都无法弥补

真正看破之后,很多事情就明白了

真的很庆幸,在高中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真正有资格被称作是人民教师的班主任

可悲的是也就只遇到过这么一个真正想要育人的好老师

回想起来给他写的那些肺腑之言也确实是作词、玩音乐的一个开端

不谈音乐也罢,它对我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了

让人成为一个人,而非一头动物的方法,只有涉猎纯粹的,不功利的艺术

一种亲身的经历的氛围,而非任何形式的手艺,也绝非单纯的教育

经历过,融入过,淡然,离场,然后变得更像是一个人了

做事可以为了有用,但不能只为了有用

宗教,毒理,有机合成,只属于自己的音乐流派,形而上学,金融风控

活着其实就是为了看看没看过的东西

活着活着最终居然内敛了,笑死

重新抽起戒了的烟,嘴还特刁,蓝狼、纯境,就好这口

能有真正的热爱居然是我唯一的后盾,完全断裂的非社会性关系,没有港口的叶子

也就只能靠自己漂了